天津11选5基本走势带坐标:五問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

薛洪言 原創 | 2019-05-22 10:56 | 收藏 | 投票 編輯推薦
關鍵字:銀行 金融科技 

天津11选5追号 www.akbohn.com.cn    銀行渾身是寶,每個業務部門拆出來,都對應一方市場。直銷銀行之于網絡金融部、理財子公司之于資管部、金融科技子公司之于信科部,都是如此。大概是窮則思變,在科技進步、趨勢變革面前,這幾年,銀行興起了拆分潮——從網金部拆到信科部,從前臺拆到后臺。自然,拆有拆的道理,可一拆了之,就能踏上時代變革的浪潮之巔么?在本文中,我們著重談談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。

  一問趨勢:風潮從何而來?

  2015年,興業銀行成立興業數金,為銀行設立科技子公司拉開序幕。四年過去了,只有7家機構跟進,分別為金融壹賬通、招銀云創、光大科技、建信金融科技、民生科技、工銀科技、北銀科技,金融壹賬通屬于平安集團而非平安銀行,因可比性高,本文納入銀行科技子公司一并討論。

  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,在業內仍屬稀缺品,是行業走到一定階段后的水到渠成——在科技強力滲透金融業的背景下,科技轉型走在前列的銀行,填過坑、踩過雷,把經驗教訓分享出來,先進幫扶后進,自渡渡人。

  不過就業內這8家子公司而言,卻并非都是瓜熟蒂落。大致可分為三類:

  一類是自渡渡人型,經過生態內多年實踐積累,科技輸出水到渠成,且已在市場中攻城略地、站穩腳跟;

  一類是憤發自渡型,把科技子公司視作轉型提速契機,希望借助法人公司在人、財、事權上的相對獨立,擺脫母行內部各種包袱的束縛,文化優化、基因改良,繼而在科技轉型層面實現突破;

  還有一類純屬跟風,科技積累有限,自身轉型乏善可陳,只不過“人有我也要有”的心理作怪,趕鴨子上架。

  至于這8家機構分別屬于哪一類,我給不出讓人心服口服的答案。正如大潮來后,總有人在裸游,潮水褪去前,卻不能言之鑿鑿地指證。

  歸根結底,設立金融科技子公司,是銀行對科技驅動金融新趨勢的一種應激反應,水到渠成也罷、刻意跟風也罷,與銀行所處的境況有關。

  隨著市場討論的增多,慢慢地,科技子公司會被當作銀行成功轉型的“客觀”證據,那些沒成立子公司的大中型銀行,會爭先恐后地搶這頂帽子,有條件上,沒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。

  大批的金融科技子公司,在路上,中小銀行轉型“救星”,也在路上。

  二問破局:如何打開市???

  中小銀行科技轉型是個大市場。

  據銀保監會統計,2015年銀行業科技投入達1135.73億元。金融科技的滲透、被時代拋棄的焦慮,更是加劇了中小銀行拆舊樓、蓋新樓的需求,據我所見所知,誰能幫中小銀行解決科技轉型難題,花多少錢它們都舍得。

  藍海就在那里,可誰能填這個海呢?

  科技轉型,是全流程轉型,從IT架構、核心系統、數據倉庫到賬戶打通、產品設計、獲客運營、風險控制等,缺一不可。

  這些年銀行業流行一個名詞,去IOE,指的就是在底層架構層面擺脫對IBM的小型機、Oracle數據庫、EMC存儲設備的依賴,這反過來也是銀行在設備系統層面依賴外包的佐證。據2015年數據,銀行業核心系統自主開發比例只有16%,基礎設施自有產權占比只有58.3%。

  系統固然重要,不過,系統先進不等于產品領先,更不等于更大的市場份額。系統之上,還要看產品創新、業務流程、風險偏好及獲客運營等。正如工程院院士譚建榮所講“智能制造不是醫治企業百病的良藥,它不能替代設計技術和制造技術本身”。

  因此,若不能與市場、規模捆綁,只輸出設備、系統,科技公司對金融機構而言,只是供貨的乙方,缺乏話語權,也沒有粘合度。就如ATM設備供應商,銀行拋棄它們時,一聲招呼也沒打。

  于中小銀行而言,底層科技&系統層面自主自控難度太大,依賴外包已成定局,在選擇外包第三方(即所謂的金融科技輸出方)時,會更加注重那些能同時輸出流量和用戶的金融科技服務商。

  來看一個案例。

  2018年,西安銀行個人貸款同比增長77%,居上市銀行之首。其中,個人消費貸(含經營貸)增速超過200%,余額達202億元。

  在招股說明書中,西安銀行坦承個人消費貸款大幅上升的原因是“與優質合作伙伴合作開展小額線上消費貸款業務”,結合西安銀行官方公告里“與螞蟻金服合作開展支付寶‘借唄’線上貸款業務,受益人數近100萬人”的描述,不難發現這個優質合作伙伴是指螞蟻金服。

  業務合作背后還有科技合作。一則雙方在線下支付場景搭建方面展開了全面合作,二則西安銀行借助螞蟻金服的移動金融開發技術平臺(mPass),重構手機銀行APP。

  有了這些合作基礎,后續在科技層面的深度合作自會水到渠成。

  三問競爭:PK互聯網巨頭,輸贏幾何?

  2017年以來,互聯網巨頭轉型科技開放平臺,整體上便是“內用流量、外示科技”??苫チ尥紛銎鵠此呈值氖?,于銀行則難上加難:

一則是銀行沒有自主場景,缺少流量合作的紐帶,資金拆借層面雖有合作,但距離科技太遠;

二則是心態問題,銀行大講開放銀行戰略,特指開放自家的產品,沒人愿意開放自家用戶和數據,在整體保守的文化下,也沒人愿意承擔諸如“為競爭對手導流的內部指責”和“數據泄露”等潛在風險。

  就這幾家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的輸出路徑看,大致有三類,各個不同,卻都不涉及流量和用戶的輸出。

  一類主打科技輸出,做系統提供商。如招銀云創,聚焦提供金融基礎云服務、云安全服務、金融IT SaaS服務、IT咨詢服務和基礎運維服務一系列云計算服務。

  一類是科技+業務兩條腿走路,以解決業務痛點為突破口,輸出科技能力。如金融壹賬通,旗下移動銀行、智能營銷、智能風控、供應鏈金融、壹企銀、智能閃賠、資產負債管理、ABS生態圈、壹資管、銀行核心云等產品,聚焦業務解決方案,而非底層系統架構。

  還有一類另辟蹊徑,主打企業和政府客戶。如工銀科技,以金融科技為手段,聚焦行業客戶、政務服務等金融場景建設,開展技術創新、軟件研發和產品運營。

  無論哪一類,都缺乏業務紐帶的助力,沒有業務紐帶,也就沒有數據粘合,而數據是科技的原材料,不能以數據為橋梁,金融科技的輸出推廣,談何容易。即便達成合作,銀行金融科技公司也僅限于IT服務商的角色,距離生態融合的理想目標還有很大差距。

  所以,金融科技子公司以系統輸出為拳頭產品,恐怕扛不起中小銀行轉型升級的擔子。這里再舉一個例子。

  興業銀行的銀銀平臺在業內久負盛名,這個成功也并非全以科技取勝。

  興業銀行于2007年推出銀銀平臺,主打中小銀行柜面資源共享,屬于科技輸出的早期模式。據時任同業部總經理鄭新林回憶,最初幾年推廣銀銀平臺很辛苦,方案都講吐了,效果有限。真正讓銀銀平臺上量的,反而是監管有關第三方存管的規定。

“2006到2007年的大牛市資金如滔滔江水匯入股市。而第三方存管銀行的資格證監會只頒發20多張牌照,原本許多做了銀證轉賬的中小銀行沒有獲得第三方存管業務資格,意味著要失去很多客戶和為資本市場服務的能力。

銀銀平臺巧妙地設計出兩家銀行結算賬戶直聯的模式,讓第三方存管銀行的結算賬戶成為中間過渡賬戶,成功對接證券公司和大量失去存管資格的中小銀行。這種直聯模式首先在東莞農商行上線,兩年之內推廣上百家中小銀行,順便把柜面系統也連上了。”

  一招鮮,吃遍天。仍以西安銀行為例,2014年與興業銀行合作,切入點也是第三方存管業務,截止2018年6月,已借助銀銀平臺接入96家主流券商。

  問題是,缺乏業務紐帶和數據紐帶的系統輸出,滲透帶動效果終究受限。當西安銀行在消費金融領域尋找合作伙伴時,找的卻是螞蟻金服。

  做IT系統服務商,易;做金融科技服務商,難。

  四問前景:自渡未濟,何以渡人?

  外戰不行,還可聚焦母行這個大市場。

  事實上,新近成立的幾家金融科技子公司,首要職責就是服務銀行內部。問題來了,服務內部,又何必拆分呢?

  拆有拆的好處,從一級部門到法人公司,權責利獨立了,市場化的人才、市場化的機制,大家更有干勁、更有效率??燒饈搶硐牖刺?,更常見的做法是人不換,組織關系變一變,今天是銀行信科部門程序員,明天就是金融科技子公司的人才。

  人不變,事也不變,市場化的機制從何而來呢?

  就像市場傳言,某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成立后,為提高員工積極性,向母行申請市場化薪酬,最后母行批復人均漲薪幾百元。

  就漲幅而言,激勵效果為零,甚至為負。我想,母行HR也有難處,業務部門在前線拼殺尚且獎金縮水,后臺部門過下陽澄湖的水就要漲薪,恐難以服眾。

  在具備外戰能力、可以自給自足之前,金融科技子公司終究要在母行資源池里做通盤考慮,所謂獨立的人財事權,不過是鏡中花、水中月,有名無實。

  所以,絕大多數的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,只是信科部門的法人化,除了多塊牌子、多點談資外,一切照舊。

  問題出在哪里?自渡不成,就出來渡人,太急功近利了。

  自家轉型尚未成功,在拓展外部市場時就舉步維艱,反過來只能靠母行養活,所以人財事權不能獨立。市場化機制建立不起來,在服務內部轉型中亦難建大功,愈發得不到優待,最終的結果,雖然獨立成法人公司,但與未獨立時并無二致。

  破局之策,依舊在自渡渡人四個人——先把內部轉型做出成績來,得內部認可,才有機會在外部市場建功,獨立成法人子公司才有意義。

  以平安為例,2015年成立金融壹賬通,對外輸出金融科技。據中國平安財報,截止2018年末,成效顯著,見下圖。

  可金融壹賬通的成功需向前追溯。早在2011年8月,中國平安就成立平安金融科技(全名深圳平安金融科技咨詢有限公司),以之為控股架構,陸續將平安科技、平安金服、平安直通、萬里通、平安付、平安好房、平安好醫生、金融壹賬通、壹錢包、前海征信、汽車之家、平安城科等子公司整合起來,科技、數據、場景交融雜匯,實現所謂“科技賦能金融、科技賦能生態、生態賦能金融”。

  生態內部建功見效后,于2015年成立金融壹賬通對外輸出,才算水到渠成。

  互聯網巨頭走的也是這個路子,無論是螞蟻金服、騰訊金融科技,還是度小滿開放平臺、蘇寧金融科技,都是先在自家的場景體系內建功見效,之后才走上金融科技開放輸出之路,可參照下圖。

于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而言,自渡未濟,安可渡人?

  于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而言,自渡未濟,安可渡人?

  五問風險:黑天鵝會降臨嗎?

  最后,還要談談風險,談談不確定性。

  金融安全事關國家安全,金融基礎設施安全則是金融安全的重要構成?;チ尥酚胍薪鶉誑萍甲庸?,聯袂逐鹿中小銀行科技轉型的大市場,安知沒有政策風險?網聯上線之于第三方支付市場、信聯上線之于個人征信市場,均是先例在前。

  銀行科技轉型既已勢不可免,若國家推出行業級銀行科技平臺,單一機構的科技輸出平臺就只能避其鋒芒。事實上,《中國銀行業信息科技“十三五”發展規劃監管指導意見》早已做了明確規劃:

“深入踐行共享發展理念,加強銀行間在基礎設施領域的合作,在資源、人才、經驗等方面建立合作共享機制,發揮集約效應,聯合開展面向銀行業的公共云平臺規劃和建設。建立符合法律法規要求、市場化運作、具備金融級安全等級的行業云平臺運營機制;發揮協同效應,以行業云平臺為基礎開展金融技術創新研究,形成公共基礎設施、公共接口、公共應用等一批技術公共服務。”

  行業級的云平臺一旦上線,便是“倚天一出,誰與爭鋒”?;蛟緇蟯?,底層基礎設施都要還歸行業和監管,作為市場機構,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聚焦底層平臺輸出沒有前景,只有不斷向表層發展,不斷與業務靠攏,才是出路。

  回轉過來,則是要加大開放,從科技開放走向業務開放。不是把自己的產品向市場開放,而是把自己的用戶開放給市場。

  需要真開放,不是假開放。